首页 » IT新信息 » 谁还记得索易、博大和詹宏志的明日报

谁还记得索易、博大和詹宏志的明日报

 

谁还记得索易、博大和詹宏志的明日报

尚进

导言:当全球想靠着搞博客养活自己的人都还在苦苦寻找blog生存模式的时候,一本名为《Slate》的电子杂志却悄悄的被评为2005年仅次于《华盛顿邮报》、《纽约时报》和《华尔街时报》的第四大媒体。这让众多坚信博客和维基会改变未来媒体的人眼前一亮,草根媒体,这个Blog圈最热衷的词汇,似乎在《Slate》上找到了注解。而柳传志和施振荣联手向网络杂志发行门户Xplus的注资,以及凯雷出手千万美元投资Zcom,一夜之间让电子杂志这个并不新鲜的概念复苏了。
 
1900万人次的读者,这是让ZCOM创始人黄明明洋洋自得的统计数字,尽管很多人都对这种网络版电子杂志的数据真实性保持怀疑,但是投资者似乎根本不信邪。由大陆和台湾地区两大IT教父柳传志和施振荣联手注资,网络杂志发行门户Xplus毫不费力的就拿到了450万美元,IDG投资POCO,凯雷出手投资ZCOM,总量近一亿美元的风险投资统统砸向了中国的电子杂志界。面对这种疯狂的局面,也许没有人会记得2000年索易和博大这两家电子杂志的先行者了,尽管今日电子杂志盛事重现与5年前并没有什么本质区别,但生在一个博客书写与分众传播的WEB2.0时代,似乎时机更决定一切。

几乎采访所有涉足网络电子杂志的人时,都在他们的办公室看到杰·尼尔森(Jakob Nielsen)那本《传统媒体的终结》的影子,“未来的五到十年间,大多数现行的媒体样式将寿终正寝。它们将被以综合为特征的网络媒体所取代”,这则杰·尼尔森的预言在采访中无时无刻不成为对话的潜台词。“没有刊号的限制,没有纸张和印刷费用,发行成本非常低廉,较低的运营成本无疑是这种网络电子杂志在中国一夜爆发的主要原因”,清华传播学院教授李希光说道:“只要网络上的一份电子杂志有超过50万人订阅,那么它就能暂时生存下来。”实际上对于新媒体与老媒体的争论,在2000年互联网热潮时候曾经引起过诸多口水,而随着博客野心勃勃的试图颠覆传统媒体叙述方式的时候,网络杂志和手机媒体似乎更想充当偷取新媒体闹革命后的拾荒者。

电子杂志能够成为托夫勒在《第三次浪潮》中不停唠叨的“非群体化传播工具”吗?“我们并不想颠覆老媒体”,目前手握现金储备最多的黄明明是目前中国网络电子杂志界的典型人物,他在采访中解释说:“总是有很多人寄希望于互联网成为传统媒体格局的革命者,不论是互联网刚刚出来的时候,还是博客开始火热,所有人都认为技术将是改变媒体的手段,而为什么电子杂志不能成为媒体方式的渐进改良者呢。”拿到IDG投资的POCO总是以真正的电子杂志作为自我定义,其CEO姚鸿指着11月份的PCOC音乐杂志说道:“我们可以让这一期的杂志做成真正的多媒体状态,杂志主题是歌手香香的新专辑,读者就可以直接看到歌词和动画,然后在线收听每首新歌,甚至制作花絮,这是传统电视媒体线性灌输所不具备的,每个读者可以自我选择的按需索取。”

当观众们在电影院看《哈里·波特》后,总有人视剧中《预言家日报》上会说话的照片是未来新媒体的蓝本,殊不知在网络杂志界这已经是小儿科的技术。陈必涵是发行量颇高的《男人志WO》和《爱美丽ME》的主编,他更强调摆脱传统杂志的技术性影响,他在采访中解释道:“我们所有选题的策划都是围绕网络电子杂志的特性来进行的。不同于很多传统翻版于平面媒体的电子杂志,《男人志WO》和《爱美丽ME》更像多种表现形式结合的舞台节目,传统媒体上一幅图片可能只能正视,而我们却可以提供360度的视线。”实际上2002年现代艺术类视觉网络杂志《风格癖》的出现可以说是中国网络电子杂志的一个技术标志,其第一次让多媒体形式成为了电子杂志的核心,而不再是传统媒体的网络版。《风格癖》应用了先进的P2P发行技术,集Flash动画、视频短片和背景音乐于一体,在线离线都可以任意阅读,甚至为延展到手机平台做出了预留。

当2005年传统纸媒体发行量停滞不前,收入锐减的时候,南方报业集团却投资了一本叫《WOW!ZINE.物志》的电子杂志,就如同“WOW!ZINE”这个英文名字意思一样,很多人发出了“看到它的第一眼的惊呼声”。《物志》被当作传统媒体涉足电子杂志最典型的例子,《物志》的主编易海燕毫不掩饰自己的野心,“《物志》更像一种多媒体的集合,4个月时间读者要超过200万。”时尚和瑞丽两大杂志集团似乎也蠢蠢欲动,在10月份不约而同地悄悄加入到这场电子杂志洪流中,《时尚炫妆》似乎要保守的多,所有内容均来自《时尚》系列纸媒杂志,并不摄取重点与大部头的东西,而更多是撷取图片,以及诸多非常精彩却因为篇幅阅读时易被忽视的内容,将这些素材电子杂志发行平台Xplus,通过Xplus的网络阅读器来传播。而《瑞丽网刊》则要独立的多,独立的内容制作部门完全是按照创立新媒体配置的,甚至为《瑞丽网刊》单独成立了广告部门。借助广州的网络杂志门户VIKA合作,瑞丽拥有自己的网刊阅读器,用户可以从《瑞丽》网站和VIKA平台上下载到《瑞丽Pretty》、《瑞丽JM》和《瑞丽Goo》。

更多的中国电子杂志尝试者都热衷谈起电子商务顾问拉夫.威尔森博士,他1997年8月推出的收费的半月刊网络杂志《今日电子商务》被普遍视作电子杂志的理想化模版,每年49.95美元,正式职员只有威尔森一个人。“网络电子杂志更大意义是解决了传媒发行问题”,李希光在采访中说道:“电子杂志借用互联网的传播方式,以及多媒体化的表达书写方式,降低的只是成本和准入门槛。”在李希光教授看来新媒体和老媒体在电子杂志上是可以联手的,他解释道:“一旦一个在线杂志在网上获得成功,网上读者甚至会提出希望看到一本纸质杂志的要求。 美国的在线杂志Nerve在发展到了280万订户后,许多在线读者纷纷要求要看到一本下线的Nerve杂志,于是纸版的Nerve杂志在2005年4月出现了,创刊号一下子就卖掉了5万册。”投身电子杂志的人如果看过2005年7月出现的一部关于Google的Flash记录片,也许更期望预言中2007年索尼电子纸已经比实际纸张便宜,成为Newsbot-ster的上等媒体变成现实。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u/470e3bbf010001eq

原文链接:谁还记得索易、博大和詹宏志的明日报,转载请注明来源!

如果您有更好建议,您可以联系我们!

0